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彩霸王 >

香港彩霸王Class teacher

【新即墨·文史】大庙山雷启道士墓南葛村“闪现”修真碑

2019-10-03  admin  阅读:

 

 

  清末时期原大庙山道长于一泰之墓,大庙山修复人净度、净善敬立,二00九年农历九月初九日立。

  墓主于一泰确是一位高道,是崂山金山派第三代传人,但他活动在明末清初而非清末。于一泰不但在崂山声名赫赫,而且曾到京城弘道传法,与一些官员文人有过密切交往。

  崂山明霞洞有一诗刻,就是明代京城官员居士乔巳百为于一泰所作(诗中“牢山”即崂山):牢山道士人不识,学透先天耀红日。厌簿神仙不肯为,咳唾一声天地裂。

  夜来传道怕高声,语落人间鬼神泣。清同治《即墨县志》对于一泰有较详细的记载:

  于一泰,东昌(今山东聊城)人,号守元子。顺治时居明霞洞,精通经义,后迁大庙,聚徒讲学,远近多从之者,年八十四,犹如童颜。

  在墓旁种地的一位老人给我指划:道士的墓群原在大庙山东坡,就是烟青一级路旁的妙府酒厂院内,解放后有座大墓被雷劈开。

  传奇故事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祝英台哭坟,也是风雨雷电,梁山伯墓被劈开,祝英台跳入墓中,而后化蝶双飞。道教源自黄帝老庄,化蝶源出庄周梦蝶,羽化也称蝶化,道教对中国文学艺术影响深远,化蝶的母题正是道教。

  听说大庙山上大庙被毁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石料被运下山,建了南葛村小学。南葛村在大庙山东麓,离大庙约五六里路程。

  南葛村小学在南葛村村南,门前是一条已经干涸的河道,河流南来在此转弯流向墨水河。小学早已搬迁,如今这处房舍被青岛一市民购置,里面住着两位老人,院中植有花卉和绿竹,养着白鹅。

  栅栏大门紧锁,不便叩门访问,从栅栏往里看,是两进院落,拱顶过廊通向后院。过廊五层石阶是些旧石板,依稀可以看到侧面有已经模糊的忍冬叶纹饰。房屋四周腰带以下的石料是些参差不一的旧石。对面是一片农田,呈扇形平缓延伸入河道,而房舍这边岸堤较高,也是用乱杂的旧石料砌成。我在堤岸顶部发现了两块云纹图案碑头残石,这处堤坝下面和沿河的道路也有很多大庙旧石料和碑石,这些石料还包括大庙山下道士墓的墓石和墓碑。可以推断,学校房舍拱廊下面的那些石阶铺的就是道士墓中的墓石,小学童天天从这里踏过。

  清代康熙贡生黄宗崇的《玉皇殿碑记》、吏部稽勋司主事张志禧的《圣母行祠记》碑石也极有可能在这里。那么,于一泰和王冲阳(上乘)的墓碑会不会也在这里呢?王冲阳也是一位高道,他是崂山明霞洞金山派第五代传人、于一泰的徒孙,是他恢复了崂山上清宫道场,创建大庙山玉皇殿,“台柱墙墉皆石也,如矢如翚,庙貌孔固,遂成大观焉”,大庙道场再度辉煌。王冲阳与黄宗崇交往密切,《玉皇殿碑记》就是黄宗崇对他的褒赞。崂山明霞洞石刻有金山派在明霞洞一至六代传承人的姓名,崂山金山派前十辈的辈份是“玄至一无上,天元妙理生”,王上乘传法陈天顺、周天囗。河堤下面有一丛竹林,侧畔卧着一块残碑,是去年硬化河堤路面时从路面挖出弃入河道中的。拂去残碑上的尘土,见有“崂山明霞洞”等字,村里人帮我取水洗碑,上纸作拓。

  暮色降临,草草拓成一纸,围观的村人散去。因天已擦黑,我一个人翻不动碑,不知另一面会不会有碑文。第二天再探,残碑不翼而飞。残碑高80厘米,宽50厘米,估计完整碑高应在1米。书刻粗率。

  依拓片辨识碑文:上端横书“修真碑记”;右侧小字为“崂山明霞洞孙祖六辈孙”;中间大字为“大清羽化天祥道人周公”,“公”字略可辨识,下部断失;左侧文字为“康熙二十七年三月初二日奉祀孝男元义”,与“元义”并列右侧文字为“弟子李元囗”。此碑可证,崂山明霞洞石刻中的金山派第六代传人“周天囗”是碑主周天祥。他曾有家室,有一个儿子叫周元义,也是一位道人,还有一个弟子叫李元囗。

  此碑发现于即墨城外大庙山之东隅。大庙山古称大妙山,山中有庙,亦佛亦道,毁于战乱与政治运动。

  妙在崂山明霞洞道人何故葬于此?其妙也,难揭也。明霞洞在崂山南麓,开凿于元大定年间,原洞高大宽敞,是道人修行的绝佳场所。明代名道孙紫阳居于此,是明霞洞极盛时期。至清代康熙年间遇地震,洞之大半陷落地下,人与物损伤无记载。洞东巨石尚在,题有“天半朱霞”。洞前崖石平坦,可居可游,远眺大海,观日出日落,有绝尘世之想,崂山胜景“明霞散绮”即此。然明霞洞陷塌之后,道人必定疏散,惟史书无记载,却可猜想,大庙山是一个好去处。孙紫阳,道名玄清,紫阳是其封号,因他开创道教金山派,被称为孙祖。金山派在明霞洞传至六世,正是康熙年间事。“天祥道人周公”,即周天祥,“天”字乃是金山派第六辈辈份。即墨文史研究者王振安先生探得此碑,由此可考大庙山与金山派道教之间关系。作拓之后,残碑不知去向,碑阴有无文字不明。己亥清明,周怡前往即墨书跋。看过周怡教授的跋文,忽然悟到妙府酒厂的命名正是选址在“大妙山”下。神仙之府,众妙之门。

  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南葛村又叫前北葛,是一个古村落。河道对岸的扇形田野,现代考古发现是一处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聚落遗址,并延续至汉代,这里出土有罐、盆等陶片,称“前北葛遗址”。

  2003年,村民在附近打井,掘开地面,发现一口古井,清理出来,水体依然丰满,水质依然甘冽,砌井用的方砖均带子母口,一面有回形几何纹饰,有的带有文字,其中有“大吉”字样。这是一口汉代古井,是即墨地区发现的历史最久、质量最高的一处古井,经历数千年历史沧桑保留至今,被命名为“前北葛井”。这口水井可能是周边多个聚落赖以生存的一处重要水源地。黄肇颚《崂山续志》中辑有清康熙进士杨玠(承玉)的《汎乡城说》。杨玠认为汎乡城本为汉城故址,俗传老妪劳唐军的粥敷城、粥熟城、饭香城乃是展转讹变所致,并对“刘氏褒德之雅意,竟为李氏黩武之遗踪”不以为然。

  他在文中说“余少随先人上冢南宫,往来其旁”。南宫今演为南贡,在南葛村东,因村南有简称南宫的老子庙而称南宫村。据清乾隆版《即墨县志》,崇祯四年城里黄家在老子庙处修建监察御史黄宗昌的墓园,老子庙迁至村东,此后庙名称东庙。原来即墨望族杨氏的墓园也是在南宫,杨玠幼时随先人去祖茔祭祖所经过的汉城故址,应该就在“前北葛井”的周边。汎乡城就在这里,与龙山文化聚落遗址相邻或者交叠。葛村北倚舞旗埠山,是相传田单破燕舞旗处。南葛村小学的基址,原来也是一处恢宏的庙宇,村里没人知道庙宇的名字,只说有三进大殿。这里,崂山翠屏群峰合围,盆地平原碧水环绕,山川形势独钟神秀。精神的家园在哪里?

  我们从哪里来?又到哪里去?历史与未来在这里交织回响,有一些片断真实而清晰,可以触摸,并不遥远,而有一些却是云雾缥缈,恍兮惚兮,如梦似幻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